【短篇未来】机器纪元

随笔2周前发布
9 0 0

原文来自淘故事,经作者授权发布;作者:秦孜然

1、

“经调查,于靖教授与2241年四月七日死亡与家中 ,他带领人类将人工智能推向了全新的领域,他的死亡是我国乃至全世界的损失,如今凶手正逍遥法外,若有知情者……”

黑暗中一只苍白的手抓住遥控器将新闻定格,电视上女主持人面露哀悼,其身后的背景板上播放着的正是死者家中客厅照片。

地上的血印,墙壁上的痕迹以及破碎的物品,无一不彰显着死者与凶手的争执很激烈。

电视发出光照射在沙发上,像一层薄纱铺在男人身上,整个房子只剩下浴室内哗哗的水声。

“小七,关掉它。”

一道声音从浴室内传出,随后便是一阵脚步声以及一个开门声,声音不大,但在寂静的黑暗中显得有些空洞。

沙发上男人一下一下的敲击在他手腕上的智端。

智端都是50年前的产物,在那之前他们用的一直是一种名叫“手机”的通讯设备,但他十分的拿,人们有时会弄丢它,科学家们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和推动科技的发展,便发明了智端。

智端的大众形象就是一个手环,但有钱可以买到其他的首饰式的智端,人们佩戴起来也十分的容易。

它的结构有两个,一个就是外示的手环,它的作用就是储存私密信息和个人基本信息,敲击两下,脑内的芯片便会激活,芯片是另外一个结构,它的激活时便会在视网膜上形成画面,一内一外形成阴阳之端。

“小七,开灯。”

硕大的客厅瞬间变得很亮堂,男人穿着一身崭新的衣服从主卧走出来,他看了看定格的电视新闻,又看了看瘫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笑了一下。

“媒狗就是快哈,昨天晚上阿靖刚走,今天下午就报道出来了,连他妈的照片都有。”

“阿泽,你说他们是怎么知道的?”沙发上的男人抬起头看向秦泽:“他们知道的很快,甚至在官方有意封锁下还是知道了,得到了照片,并敢第一时间发布出去。”

秦泽也坐到了沙发上,他想表现的稍微伤感,但做不到,于是只能继续笑嘻嘻的。他搂住秦风的肩。

“媒狗还说有知情者要上报警察,就直接堵住了官方的嘴,呵。”

姜风看着秦泽的笑,想些说什么,嘴唇张开又闭合。

秦泽,姜风,于靖三人从小便认识,他们志向相同,父母也是互相熟识,秦泽在很小的时候得过一种病,使他丧失了感情,从那以后他总是冷着个脸,后来在不断的观察与学习中,他开始慢慢领会感情,但总是表达不出,或是在不合宜的操场内发出不合宜的表情,就比如说几年前他的爷爷病逝,他站在灰白色的照片前,明明很悲伤,却还是笑出来。

秦泽看出他在想什么,他想表达的有少许的伤感,能调整无用,只能将笑收起,使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我来你家时差点被车撞。”

“我知道,要不然我也不会特意为你准备新衣服与热水。”

“你知道世界上没有太多的巧合,更何况那是一辆智能车。”

“我还挺喜欢你这一身衣服的,可是我却无福享受咯。”

秦泽表情突然变得很愤怒,声音也提高了几个度。

“姜风,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你把我叫过来是想干什么?”

姜风盯着他几秒。

“表情对了。”

“是关于阿靖的死吗,谁?”

“从小到大,我们一直把你当弟弟看待,这是我们最后一次保护你了。”

“谁?怎么了?告诉我。”

秦泽变得很悲伤,但笑了起来,他抬手将茶几上的玻璃杯打落。

“我不会直接告诉你,但你要回想我们的记忆,还有……”

姜风手腕上的智端突然开始疯狂震动,他一把智端,神情惊恐的看向秦泽。

“来不及了,阿泽,活下去!”

他将秦泽拉起,强硬的把他拽出家门。

“我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去‘梦启之地’,现在哪里都不安全,别相信任何人”

言罢,不等秦泽有其他反应,便将门关上,秦泽不死心的又敲了敲。

他没有得到任何答案,但敲门声却像石沉大海一样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他只得无奈的离开,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可以是他自那场大便以来表情最丰富的一次了。

与此同时,在门的另一面,姜风瘫坐在门前就想像溺水之人刚出水面一样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听着门外急促的敲门声,他自顾自的笑了一下,瞳孔开始慢慢凝聚,神情变得异常坚定,他为自己那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已经死去的哥哥再搏一把。

“媒狗吗?呵!”

“小七,你…还在吗”

2、

“姓名。”

“秦泽。”

“性别。”

“男。”

“年龄。”

“27。”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叫你过来吗?”

“知道,关于阿靖的死。”

“你好好回想一下,你到底干了什么?”

“霍警官这几天最重要事就是阿靖的死,但你们昨天上午前找过我了。”

在警察局内的一个偏僻的房间里,昏暗的灯光照耀在两人身上,悠悠转动的风扇正赶着灯光,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秦泽看着桌边的小型摄像头。

……

在另一间监控室内,一台机器上正显示着一个人的心跳频率,脑神经波率以及呼吸频率。

“前辈,这个真的对缺失感情的人有用吗?”

“没用。”

“那即使没用,嗯~或者说咱们都知道它没有,那为什么还要摆着?”

“制度摆在这里,我可以这么告诉你,哪怕制度规定你审问嫌疑人需要吃一条臭袜子,那你也得吃掉,不仅要吃,还要摆出一副享受的样子称赞它。”

“称赞它?臭袜子吗?”

“不,不是,是称赞制度的合理性。”

“凭什么呀?”

“小吴啊,有些制度存在是制度,但有些制度就是狗屎,可制定他的人有实力,有背景。既然实力便会有一些狗,他们一边吃一边称赞,还对旁人说‘存在即合理’之类的话,相比之下,放监测仪这种制度已经很好了,尽管它不分问的人有什么样的病,你来局里才三天,不知道很正常。这是我给你讲的第一课,记住,有时宁愿做一条跪着的人,也别做一条吃屎的狗。”

“好的,前辈,我明白了。”

“在为踏路社会前你们所熟识的制度可以偶尔违反,但你一旦踏入社会,制度便已成为了规则,你有的可以极力无视,能不能做出违背它的行为。”

“什么意思?”

“在当今社会,制度为王。”

3、

“姜风死了,昨天晚上死在了家里。”

秦泽猛然抬起头盯着霍警官,他要从他的脸上看到‘我是在骗你的’或‘我只想诈你一下’的表情。但他什么也没有看到,有的只有悲伤,他的悲伤什么?是悲伤国家失去两个正缓慢升起的AI界天才?还是在悲伤因自己的死而两天连续死了两个人?那他呢?他是不是也该悲伤一下?

秦泽双手抱头,面部朝下,霍警官看不到他的表情,忽然‘geigei’的笑声从下面传出,又变成了一阵爆笑,整个房间都传递着笑声。

在另一间房间里,机器上的数据开始发生大规模的跳动,后来慢慢恢复正常,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谁杀的?是不是阿靖的那个人?!”

“不,是自杀上吊,走之前还打了通电话给我们警局。”

“什么话?”

“就是说他要死了,让我们来收一下尸体,别打扰其他人就行。”

秦泽像是一瞬间被收走精气神一样颓废,他仰头看灯,灯光被转动的风扇切割成一段一段的,它们先后照在秦泽的脸上。

姜风从小到大都是实干型,一直都是很闷骚的存在,但他说的肯定会做,不管何时何地,只要说出来,那就肯定会做到。有时也是光说不做,防止给别人添麻烦,恐怕这次也是一样,他怕自己的尸体会引起周围人的恐慌,便让警察来收尸,他的心里装着的一直都是他人。

“秦泽你好好回想你们昨晚是说了什么,又干了什么?在监控里,你是最后进入姜风家里的人。”

“我…”秦泽脑中猛然想起姜风昨天的话。

“不要相信任何人。”

霍警官突然用力的拍一下桌子,指向秦泽。

“姜风死了,你是最后一个直接见到他的人,你很有可能涉及到了犯罪。”

“我一直认为害怕是有没用的情绪,所以我也没有去刻意的学习它,你不用恐吓我,我不害怕。”

“在去的时候,我喝了酒,便在他家洗了个澡,换了衣服,剩下我就忘记了,好像还差点被车撞。”

“没了?”

“嗯,这就是我所知的一切。”

一阵敲门声响起,最后一名女生走了进来。

“这个事情交给我们,霍队,你该走了。”

“小雨,你来了。”

来人正是姜雨,他是姜风的妹妹,姜家三代都是体制内的人,只有姜风从小对人工智能感兴趣,才出了这一个特例,姜父正是现在的总公安局局长。之前因为科技的迅速发展,城市一扩再扩,使人无法第一时间赶到,只得多地多建立,而总公局正是许多分公安局的中枢。

霍警官‘咻’的一声站起来。

“是不是搞错了,这一不…”

“霍队,这是上面的安排,你无权过问。”

言罢,她拿起桌子上的钥匙,把秦泽手腕上的手铐解开,没有管霍警官什么表情,直接拉着秦泽离开了。

来到公安局外,有一个摩托车停在门口,车身是纯黑色的,有红色的纹路印在车上。

“秦哥,你开吧,去总局一趟。”

秦泽点点头,率先坐上去,最后姜雨从后面环住他的腰,秦泽从车把上摘下头盔分别戴在姜雨和自己头上。

秦泽启动了摩托车,红色的纹路发出了淡淡的光芒,它漂浮在半空中。

在显示屏上方凭空升起一块能量磁场,它可以挡住大部分的风。

秦泽这次没有使用智能导航系统,也手动将能量磁场关闭,在行驶的过程中,他一直让风吹过他的脸,他需要冷静,这一切来的都这么的不真实,这短短的两天内走了两个人,很突然,像是没有任何前兆一样突然暴毙,他有些麻木。

他突然有一种疯狂的冲动,但被他按捺住,他不能,车上还坐着姜雨,于家已经没后代,姜家也只剩下姜雨一个,他不能因一个冲动而让三家都没了后代。

突然姜雨把脸贴在了秦泽的后背上,秦泽身体突然变得很僵硬。

“秦哥,我哥死了。”

……

一路无言,约二十分钟后两人到了警局,他们来到顶层的局长办公室内。

“爸,秦哥来了。”

“好,小雨,你先出去吧。”

“爸!”

“小雨,听你爸的话,先出去吧。”

坐在一旁沙发上的于父发话了。

姜雨站了一会儿,还是转身离去了。

“爸,江叔,于叔,这不好说话,我想去‘天铭’室说。”

‘天铭’室是警局内特殊的地方,房间内部很朴素,在中央有一个特别的物质,它被发现于六十年前,主要作用是完全隔断电流的流通。在它的范围内一切电子产品都将无效,在墙壁中间有一层真空层,当大门关闭的那一刻,内部的所有事情都将不被外界所知。

姜父点了点头,抬手在桌子上滑动,一个钥匙从桌子内被送出来。

是一个卡片。

四人去了地下的一个偏僻的地方,从外界看这就是一面墙,但它可以通过那柄独特的钥匙打开。

姜父在某处用钥匙贴了一下,那堵墙被打开了。

……

4、

秦泽躺在床上,看着洁白的屋顶,现在已经黑夜了。

他从总局出来后将自己的摩托车叫了过来,后一直在城市里开车,临近傍晚才开始向家驶去。

他想到在警局内说的话。

他并没有撒谎,只不过是换了下顺序。

他从姜风家离开,他没有叫自己的车,而是自己进行漫无目的的闲逛,后在一家便利店内买了几瓶‘享乐’,边走边喝,在一个路口,他看到一个奇怪的人,那个人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秦泽认不出那个人是男是女,他们相错而过,各自向自己的方向行走,秦泽最后醉到在一个公园内。

忽然他坐起来。

那个人!他有问题。

他点开自己的智端,视网膜内覆盖了一层淡蓝色的透明液体,他的空中虚点几下,点开自己的通讯设备,后在几个顶置的几个聊天框内看到了几个红点,最下面那个红点是一个‘阿风’的人发出的,他今天一天都没有打开设备,今天早上他从公园起来后边叫自己的车过来,回去后在家门口便被霍警官接走了。

他点开那个聊天框,发现是在他离开二十分钟后发过来的。

阿风:“别洗衣服。”

什么衣服?姜风为什么会发这个信息?

但他没有多想,他退出这个聊天框,又点开一个名叫‘小雨’的聊天框。

某秦:“小雨你查一下从你哥到莫柳公园之间的监控。”

小雨:“怎么了?是有什么信息吗?”

某秦:“不知道,昨天晚上在大半夜看到他,他有些可疑,在大半夜把全身捂得严严实实。”

小雨:“好,秦哥,有什么特征吗?”

某秦:“我见到他是在一个路口上,全身穿的全是黑色的。”

看完信息秦泽又躺回床上,开始去想为什么不能洗衣服,他不相信姜风在死前会发无用的信息给他,而且他好像知道凶手是谁,无论是谁,杀于靖还是杀他自己的,他可不相信姜风会自杀。

突然手腕上的智端震动了一下。

秦泽点开智端,发现是姜雨发来的,他点进聊天框。

小雨:[文件]

某秦:“小雨,这是?”

小雨:“我哥的尸检报告。”

小雨:“秦哥,你一直都是警局的特聘民警,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

某秦:“好,小雨,老家那边怎么样了”

小雨:“老爸这边不能走,老家的葬礼是秦叔和于叔在弄,大约要在后天开始,到时候我叫你。”

某秦:“好。”

秦泽发信息,他盯着自己发出的“好”觉得有些不放心,便打字。

某秦:“小雨,阿风家的系统有什么信息吗?”

小雨:“没有。”

小雨:“有人来过我哥家,里面的系统,芯片和外端给破坏了,当我们恢复后,里面的系统和信息也被删了一干二净。”

秦泽眼皮突然跳了一下。

某秦:“行,我知道了。”

秦泽走到工作桌前,将智端连接到桌上的一台仪器。

仪器名为外放器,它可以将智端上的内容外放出来,还有一支笔可以从那里勾勾画画的。

他把尸检报告外放,从头仔仔细细读到尾。

不知过了多久,秦泽长出一口气,放松了起来。

紧张过后的放松是巨大的,秦泽变得很困,但他没有回床,而是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觉在车前,他点了几下自己的智端。

屋外的摄像头红光闪烁一下,开始转动,但很快便恢复了。

4、

“滴-”

秦泽面前的大门打开,他伸了个懒腰,昨晚那一觉使他很轻松,而今天早上被姜雨摁动的门铃声吵醒,姜雨直接把他拽到了自己的研究室门前。

“鹿鸣研究室是我们三个人一起创立的,这几天因为阿靖的死的所以一个人都没来。”秦泽在“我们三人一起”的时候加重了语气,似乎在向某人证明,又像是他感到了悲伤,毕竟三人一起的开始,如今却只剩下一人。

“阿风的智端呢?”

“被人取走了。”

“谁那里面可能有关嫌疑人的线索。”秦泽忽然警觉起来。

“不知道,但那天晚上有人入室是真的,地板上有不属于你和我哥的新鞋印,但只有一对也很浅,昨天他们用H光照了好久才发现的”姜宇顿了顿,:“应该是昨晚你说的那个人干的。”

“监控你们找了吗?”

“找了,他知道许多死角,但是他来过这里。”

“进来了?”

“嗯,进来了。”

“为什么我的智端没反应?”

“不知道,或许……”

他们走过走廊,来到中央控制室,大门感受到秦泽身上的权限而自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残迹现象。

姜雨点开相机迅速拍了几张大体情况,还顺手将想冲进去的秦泽拉到了身后,她把照片发到自己的专案组内。

小雨:“照片”

小雨:“鹿鸣研究室,速。”

发完信息,她又一次将秦泽按住,她把秦泽推到墙上。

“秦哥,保护好第一现场,我知道里面是你们三个人一起的研究成果,但你冷静了才能更好的抓住凶手,不是吗?”

秦泽迟疑了一下,点点头,姜雨也把它放开。

“鹿一。”

秦泽朝走廊喊道,走廊边上有一个白色的正方形机器箱,机器箱震动了一下,后变形成了一个机器人,他向秦泽行礼示敬。

“我在。”

“昨天晚上有什么权限来过这里,并进入了中央控制室。”

“没有权限来过这里,红外感应仪也没有任何提示。”

“不可能,这不对,这不对……”

秦泽挠挠头,这是他的习惯,每当他遇到不会的事情时便会挠头。

“倒是有一个仿生人进去过。”

鹿一看出了他的疑惑,并提醒到。

“仿生人,可以打开鹿鸣研究室大门的仿生人。”秦泽越说眼睛越亮:“拟人态仿生人!”

他激动的看向姜雨,他明白,他明白一切了。

“走,小雨看看是几号仿生人,他就是嫌疑人。”

他带着姜雨走过走廊,来到试验室,那里有九个拟人态仿生人,这一年里他们都在研究这九个仿生人。

拟人态防生人是利用受精卵统一在体外人工繁殖的,这项计划是从17年前有秦父提出并推行的,他们九个自幼将大脑和心脏切除一直生活在培养器中,为的就是确保身体内毫无杂质,二一年前他们才从培养器中放出,由鹿鸣研究室所监管,他们在这几个拟人态仿生人的大脑中安装了一个机器脑,又分别在四肢关节处安装了一些连接处。并在心脏处安装了一个小型核反应堆。

他们的目的是想打造出一个人造神,一个终身可以不考虑能源问题,且一个毫无问题,充满知识的人,因为那个机器脑它可以从网络中汲取大量的知识,并可以在必要时可以用机器来替换自己的四肢,靠的就是那些连接处。

来到实验室,阔大的地下空间内只有八个人躺在床上,除此之外就是许多生活用品。

“果然。”

秦泽看一下那一个空床,床上的号码是09。

“09…秦哥,他们有定位吗?”

“有,emm…在中央控制室内。”

姜雨无语的扶了扶额头。

“但现在还不能进去,先等他们检查完吧。”

“监控室里好像也能查。”

鹿一适时开口。

“哦对,我忘了。”

5、

姜雨在一旁看着秦泽在虚拟键盘上敲敲点点一个个画面在空中显示又被取消,最后定格在一个城市的大体空间图,上面有九个红点,很奇怪的是他们挨的很近。

“放大它。”

“好。”

城市大体空间图被一点点放大,最终显示的是鹿鸣研究室的空间图。

“嘶…这个位置。”

“中央控制室,他又回来了。”

6、

霍警官推门而入,老警官咳嗽一声,他朝身旁的小吴示意一下,小吴歪歪头,然后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这就是当初在监控室的那俩。

“哦哦,霍队,上面给咱们安排了一个活。”

霍警官闻言,有些奇怪,他看向其他人,他们人数不多,加上他自己也才六个人,他发现其他人也在看着自己,他们神色各异,他好像有些明白了什么。

“什么任务?”

霍警官深吸一口气,问道。

“上面让咱们去调查机器回收站内有人偷东西的情况。”

霍警官又深吸一口气,努力去调整自己的情绪。

小吴挠挠头,感觉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但又不知道错因在哪,他看向老警官。

老警官朝他摇摇头,示意他没错。

“霍队,我们…”

霍警官挥挥手打断了小吴的话。

“开始吧。老张,你还是带着他去看这几天的监控。”

“好!”

老张站起身把身旁的小吴拽走了。

“剩下的人跟我去看看现在回收站的情况”

“好!”

……

小吴看到老张拿出b级权限卡在扫描仪上刷过,有些奇怪。

“前辈,为什么一个机器回收站的监控是b级封存啊?它有什么特殊的吗?”

“回收站的话是可以无权限查看的,但机器回收站不一样,它是由国家直接派人来管理的。”

“可回收站内不都是零件吗?”

“零件也有的十分值钱,尤其是内部零件,但主要的是机器回收站内有一套完整的销毁机器人的设备,当机器人损坏到一定地步后,是要进行销毁的,但完整无污染的销毁方式仅我国拥有,所以才是b级权限。”

“经我国拥有”小吴砸砸嘴:“那a级的地方有哪些呢?”

“警局,市政局和一个你熟悉的。”

“啊,我熟悉的?”

“嗯,就前几天的鹿鸣研究室,媒狗上报道过,于靖,姜风教授所在的那个研究室。”

“哦哦,话说媒狗真的快哈,昨天中午就把姜风教授的死亡报道出来了。”

“还有为什么刚刚霍队是那样的。”

“我刚刚说过机器回收站里有许多值钱物。

既然有值钱物,那就一定会有人来偷,所以说这不是什么好活。每一个不被重视的队伍才会接揽到这个任务。”

“怪不得啊。”

“好了,找到监控了,认真看吧。”

“好的,前辈。”

7、

当秦泽与姜雨赶到时,他们发现中央控制室的大门正缓慢的关闭。

姜宇暗骂一声,秦泽则像箭一样窜了出去。大门未完全关闭,但因感知到有权限的靠近便又重新打开了。

当姜雨跑到门前,她发现一个把自己包裹十分严实的人在背对他们,不知在寻找些什么。

那人听到声音转过身来,姜看不到他长什么样子。

“九号,你在干什么?”

“秦教授,我只是在完成我最后的指令。”

“什么指令?”

“恕我直言,秦教授,你的权限不够。”

“那三大法则呢,我严重怀疑你杀人了,更何况你正在破坏我的个人财产。”

“指令大于三大法则”

秦泽吃了一惊,指令大于三大法则,就代表是底层代码,到底是谁,能改动他们的底层代码?

但还不等他想到,九号就挥舞着刀朝他跑来。

“秦教授,现在你正阻挠我执行指令。”

姜雨把秦泽拽开,顺势踢了一脚九号,九号踉跄着退后几步,但很快就稳住身形,他将提着刀,刀尖朝下。

“关门,权限封锁。”

待到两人退出大门,秦泽朝大门处喊道。

看到门正缓慢关闭,而九号离门口还有一段距离,他似乎出不来了,一旦门彻底关上,那就只有s级权限才能打开,这就是权限封锁。

而他?九号只有受试员的权限,他完全打不开的。

当门快关上的时候,刀尖竖着穿过门缝,使门没有完全闭合,就留着一条缝。随后刀开始一点点扭转,使那一点缝一点一点的增大,但一把刀的硬度显然不够用,刀开始被大门的力度所弯曲,不过这些空隙已经足够手指出来了。

九号就靠着这些缝隙,用手指靠自身的力量打开了门。

而刀失去力的作用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音。

“不可能,你的力量不可能这么大。”

秦泽搓了搓耳垂,耳垂处有一颗耳钉,表情变得很惊讶。

秦泽和姜雨朝监控室跑去,途中秦泽回头看时发现九号已经出来了。

“鹿一,拦住他。”

“好。”

鹿一朝九号跑去,但跑到面前时就被九号抓住。

“你正在阻挠我执行命令,你也不是人类,鹿一抱歉了。”

鹿一并没有回答他,他锤向九号的肚子,但九号握住了他的拳头,奋力一拽。

“呲”的一声,鹿一的机械手臂被拽出来,他的电线暴露在外。

九号在鹿一的头部轻声说道。

“抱歉了,鹿一,我要完成我的指令。”

随后将鹿一的头扭下来,鹿一失去中枢控制而瘫软在地,九号随手将鹿一的头扔在一边,头掉落在金属钢板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但在秦泽和姜雨听来却是噩魔在敲门一样。

“砰”

枪声在走廊里响起。

“姜队,我们来了。”

姜雨回头看去,发现自己队里的七个人一块儿来了,好消息是他们都带了枪,但坏消息是枪似乎不管用。

因为那个人描的是九号的脑袋,但九号在被射击时从后背处升起了一道纳米机器墙,它挡住了那颗原本致命的子弹。

九号停下了脚步,他摘下头巾一张清秀的脸暴露在外,他静静的盯着秦泽。

“秦教授,后会有期。”

他朝大门口处冲去,枪声不断从门口处响起,他们朝九号发射,但九号经过他们身旁时并没有动他们七人,而是继续逃跑。

九号成功顶着弹雨离开了鹿鸣研究室,但他身上的纳米机器被打掉了大半,其手掌也被打出了一个窟窿。

“过来不用追了。”

“姜队。”七人跑来。

“我们低估他了,传统子弹对他没用,下次我去申请激光武器。”

“他改造了自己,他将自己的手臂改造成了机器臂。”

秦泽想起子弹穿过九号手掌时露出的机器零件。

“怪不得他力气这么大?他就光改造手臂吗?”

秦泽摇摇头。

“我不知道。他的速度与之前一样,但不排除他在藏拙,他偷了研究室内的一瓶纳米液,现在能进中央控制室了吗?”

“可以只不过要穿好。”

姜宇朝他们使了个眼神,有一个人从身后的背包里拿出了九套衣物。

众人穿戴好变进入了中央控制室,七人开始的专业检测,秦泽则去查看了那个存放纳米液的柜子。

“幸好就少了一瓶。”

“这个要暂时放到警局内保存,秦哥,就这八瓶,没其他备份了吗?”

“没了一瓶的造价很贵,研究室也只有九瓶,其他地方那也是少之又少。”

“行,秦哥,还能追踪到他吗?”

秦泽搓了搓耳垂。

“应该能,我只是不知道九号在中央控制室干了什么,如果他把自己的定位取消的话……”

“先看看吧。”

秦泽来到一旁,他点开一个程序,城市空间图在上方显示,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比上次少了一个红点。

“他把自己的定位取消了。”

“能修复吗?”

秦泽努嘴示意姜雨看向桌面,姜雨发现有一个按键已经被损坏了。

“看来不能。”

“小艾,你回警局去看那个人离开的监控。”

“是姜队。”

“所以说阿风的智端在九号那”

“很大可能是,秦哥,九号有别人给他设置的‘最后的指令’,说明凶手不止他一个。”

“我想不到有谁的权限比我还高的了,与我同级的是阿靖和阿风,但他们都走了。”

秦泽说这话时并没有什么表情,仿佛对两人的死亡自己没有什么感想似的。

姜雨注意到了,她认为秦泽的病又开始了,她拍了拍秦泽的后背。

“秦哥,我送你回家,剩下的我们来。”

秦泽没有反抗,跟着姜雨出去了。

在走廊中秦泽轻蔑的看了一眼躺在地板上的金属脑袋,这是鹿一的机器脑袋。

“真是废物啊!”

秦泽轻声说道,姜雨并没有听见。

8、

“秦哥,我先走了。”

秦泽站在门前,点点头,他看着姜雨坐上摩托车向远方驶去。

他就站在那里,什么也不说,就看着姜雨离去的方向,什么也不做。

“秦先生,您在这里干什么呢?这里风大,小心着凉了。”

不知过了多久,小区内的一名保洁人员注意到了他,并开口提醒道。

“好,谢谢。”

秦泽猛然回神,朝保洁人员道了个谢,他转身向家走去,他回家去取个东西。

……

秦泽坐在自行车上,这是一个很古老的交通工具了,他是从一个淘旧所内逃到哪儿?他的优点是没有定位。

他骑着车驶出小区驶向一个地方。

那是一个贫民窟。

一个在繁华的地方里,也有贫穷之所,人们生来便是不平等的,始终被不平等所支配。“能让我去努力改变这个不平等的世界吧。”

贫民窟内是没有钱来安装任何电子设备的,他们全靠自己,这里是网络的盲区,当然这里不是没有监控,而是政府安装一个,他们就卸一个来卖钱,在这里生死都不受任何的保障。

……

在一个贫民窟内偏僻的房子外,从外看这里是很破烂的,再加上它地理位置很偏僻,所以这里几乎没有人来光顾。而这里就是秦泽三人的‘梦起之地’。

这里的结构共两层,外层是一堆破旧的物品当掩饰,通过掩饰之后就有三道门,毕竟再怎么没人来,在这里可是贫民窟,一个在法律之外的地方。

他们也害怕真的会有人闲的无事通过掩饰到达内层,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好玩极了。

这三道门便是最后的保障。

他将自行车放到演示之中,把三道门打开,入眼是一个温馨的房间,他来到工作台前,把从家里带来的外套放在工作台上,就是当时从姜风家里穿出来的那个。

姜风还特意给他发了个别洗衣服的信息。

秦泽要把这个衣服拆开,看看这个衣服里到底有什么东西。

……

秦泽坐在桌前,看着手里的纸条。

上面赫然写着“媒狗,AI”

他笑了一下。

姜风还真的是聪明啊。

9、

有人踏着月光来到了机器回收站,只不过的是他有一半都是机器构造,手掌上还有一个窟窿。

他走的很小心翼翼,一路沿着机器回收站的监控死角来到了里面。

“前辈,有人来了,只不过他沿着监控的之前死角来的。”

“之前死角?看来是个熟客了啊。”

“是啊,幸亏咱们又设置了几个监控,要不然都发现不了。”

“行了,拿着东西,咱们走吧。”

小警员抬头,疑惑道:“前辈,不用通知队里吗?”

“不了,他都快报废了,带好武器打远程就行。”

“哦。”

两人快速收拾好东西,便离开监控室了。

但两人没看见的是监控里又有几人来到了机器回收站。

……

10、

第二天一早。

姜雨便被秦泽的信息叫了过来,来的地方是机器回收站。

“秦哥这就是你说的有线索了?”

秦泽点点头,首先向回收场内走去,姜雨没办法,只能抬腿跟上。

秦泽和姜雨走的地方很偏僻。几乎是沿着监控的死角而来。

他们二人通过七转八拐,终于来到了里面的一个巨大房间内。

地上有许多的机器残骸。

秦泽推开一个房间示意姜雨进去。

姜雨看一下房间,发现里面都有一个人瘫软在地。

她急忙跑过去。

但走到面前却发现那个人正是九号。

“姜雨,我的指令好像完成了,又好像没有完成。”

“秦哥,这是什么情况?”

姜雨回头想询问秦泽,但发现秦泽手里正拿着一把枪指着她自己。

“小雨啊,其实我不想杀你的,但我没有办法,我这就是为了平等。”

“秦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还记得的17年前在那场病吗?其实那时候我已经死了,或者说真正的秦泽已经死了。”

“我是拟人态机器人的第十号,所以我才需要一点点学习感情。”

“父亲把我制造出来,是为了让我代替秦泽活下去,所以说我有些地方并没有使用完全的机器。”

“这就是我为什么会有脑电波和心脏图的原因。”

“但后来啊,我看到了这个世界的黑暗面和不公平面。”

“所以我并引导阿风和阿靖。一起研究人工AI”

“只有人工AI才能去完整的,平等的指导世界,就像媒狗,它就是AI。”

“但机器人的力量还是太过于弱小。”

“为了不被上面的人察觉,我只能设计去杀死阿风和阿靖来制造混乱。”

“阿靖是我用手活活掐死的,你哥发现了许多,想要反入侵媒狗,只不过失败了他被媒狗催眠上吊自杀。”

“原来是你,一直都是你。”

姜雨瑶瑶头,她不敢相信事情的经过。

“但你哥临死前将九号启动。最后的指令是查出凶手。”

“哦,对,其实定位并没有被损坏。只不过它被我暂时取消了。”

秦泽指了指自己耳垂上的那个智端。

“我指挥其他的机器人通过定位找到了九号,别把他打成了这样。”

“哦,对。我不明白。为什么机器回收站里面会有其他的警察。为了不打扰。所以他们也死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只是想制造一个平等的世界。”

“小雨,你要说我会记住的,你将是我的踏脚石。”

姜雨摇摇头,似乎还不肯相信。

但还不等她完全相信,一声枪响回荡在这个房间内。

姜雨头部被击穿,她瘫软在地。

秦泽来到九号面前。用手抢指了指他的额头。

“九号有什么话可说吗?”

九号摇摇头。

“我已经没有能力再去完成指令了,杀了我吧”

“碰!”

白烟从黑漆漆的枪口里飘出。

……

——————

更多精彩故事上淘故事查看,感谢你的阅读和关注!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