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石达开类似东海王司马越,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

随笔2个月前发布 一只慵懒的
27 0 0

翼王石达开、东海王司马越,有可比性吗?答案是肯定,石达开与司马越有许多相似之处,司马越算是石达开的“原型机”,可惜都一好牌打得稀巴烂,结局令人唏嘘。

第一,司马越、石达开都是事变的“赢家”,暂时成为胜利者。八王之乱,司马亮、司马玮、司马允、司马伦、司马冏、司马乂、司马颖、司马颙先后被杀,司马越笑到最后,执掌中枢。

天京事变,东王杨秀清、北王韦昌辉、燕王秦日纲、佐天侯陈承瑢被杀,石达开在朝臣请求下,回京辅政。李秀成说:“翼王辅政,人心欢悦,主有不乐之心。”

第二,司马越、石达开都背刺盟友,关键时刻出手。起初,司马乂打垮司马颖与张方的30万联军后,洛阳局势稳定,司马乂即将终结八王之乱。此时,司马越却突袭盟友司马乂,将其“送给”张方活活烧烤。

八王之乱中,司马乂能力最强,眼光最长远,也懂得处理各方关系。司马颖眼高手低,实力最强,但威胁不大。司马颙很一般,全部依赖张方,司马越也不担心。

按照李秀成自述:北王、翼王策划杀东王,及其兄弟三人,其余皆不得多杀,比较理性。天京事变,韦昌辉奉召“勤王”,石达开坐视观望,让韦昌辉承担杀害“天父”的责任。

面对东王集团反扑,韦昌辉抢先下手,与燕王秦日纲诛灭东王余党,基本上稳定了局面。此时,石达开才跟着张遂谋、曾锦谦回京,当面斥责北王,说他滥杀无辜,天京事变进入下半场。

韦昌辉实力强悍,家族背景强,兄弟子侄能征惯战。但是,韦昌辉成了杀天父的凶手,威望扫地,人人得而诛之,最终被洪秀全、石达开联合处死。

第三,司马越、石达开辅政期间,都跟君王闹矛盾。司马越辅政,排斥异己,加上惠帝司马衷死因不明,晋怀帝司马炽对司马越非常忌惮。司马炽不愿意充当傀儡,与司马越关系紧张,还密诏苟晞“勤王”。

石达开辅政,不顾洪秀全求情,杀了燕王秦日纲、佐天侯陈承瑢。洪秀全为了制衡石达开,册封洪仁发、洪仁达为王,与翼王一起辅政。石达开不服,当即率兵外出单干。

第四,司马越、石达开都意气用事,选择外出“逃避”,下场悲惨。司马越在洛阳根基不稳,跟司马炽关系糟糕,便以讨伐石勒为由,率兵外出。结果,司马炽半路得知苟晞“勤王”,忧惧交加,死于项城。

司马越死后,琅琊王氏首领王衍带着这支号称20万人的送葬队伍,半路被石勒追击,全军覆没。王衍等公卿被处死,36位司马王爷被杀,司马越的棺椁被焚烧,尸骨全无。

石达开跟天王关系不好,也意气用事,率10万人远征。起初,洪秀全苦苦求情,多次派使者去安抚,希望石达开以大局为重,石达开都不理会。后来,洪秀全干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拉拢杨辅清,让石达开陷入灾难。

杨辅清从福建离开,石达开孤掌难鸣,在福建被清军吊打。如此,石达开才再次想起远征西南,去四川建立根据地。结果,石达开兵败大渡河,被当地的土司士兵击败,被迫选择“请降”,被骆秉章凌迟处死。

可知,司马越走过的路,石达开都走了一遍。石达开的掌权经历,以及结局,与司马越何其相识。司马越,堪称是石达开的“原型机”与“概念车”。

石达开读书不多,不够了解历史,他本可以避免司马越的败亡,却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司马越有机会翻盘,石达开也是如此,可惜都不会利用。

306年,随着司马颖、司马颙被杀,晋惠帝死于中毒,司马越赢了。此时,匈奴刘渊、羯族石勒的兵马不少,但羽翼尚未丰满。苟晞就足以吊打刘渊、石勒,以及王弥。

此外,幽州刺史王浚、并州刺史刘琨,以及段氏鲜卑、慕容鲜卑、拓跋鲜卑的支持,司马越足以荡平刘渊、石勒。要知道,匈奴见到鲜卑,如同老鼠见猫,压根就不是对手。

司马越打烂了一手好怕,诛杀公卿大臣,排斥异己,还剥夺盟友苟晞的权力,让他离开兖州。如此,失去了根基的苟晞,难以抗衡石勒、王弥,还跟司马越成为仇敌。

司马越的自私与愚昧,导致了他的败亡。石达开没能汲取经验,重蹈覆辙,成为太平天国版的司马越,英明毁于一旦。

天京事变后,石达开优势明显,天王洪秀全压根就奈何不了他。因为,石达开有足够多的办法让洪秀全屈服,一点脾气都没有,而不是负气出走,像受了委屈的媳妇。

首先,石达开手握重兵,在客家人中威望极高,还是仅存的“首义五王”。太平天国早期,“首义五王”地位显赫,分管天下军国政务。此时,东王杨秀清、西王萧朝贵、南王冯云山、北王韦昌辉出局,石达开一家独大。

太平天国的核心,就是两广客家人,这是基本盘。石达开最大的优势,不是打仗水平多厉害,而是在客家人中享有崇高的威望。金田起义,包括家属在内,太平军不足2万。其中,石达开带来5千客家人,凭借这“股份”,石达开册封翼王五千岁。

其次,石达开在天京事变中“受委屈”,并树立起完美形象。天京事变,是石达开与韦昌辉一起策划,天王洪秀全认可。但是,天京事变时,石达开并没有奉诏回京,没有参加诛杨行动,“天父”之死跟他没有关系。

洪秀全不发布圣旨,北王韦昌辉擅作主张,是杀害“天父”的凶手。石达开非但不参加,还回来斥责北王滥杀,自己一家老小死于非命。如此,石达开又成为事变的受害者。

如此,石达开回京辅政时,他的形象是完美,是太平天国的标杆。石达开选择外出单干,包括杨辅清(杨秀清弟弟)都支持,原因就在这里。因为,太平天国军民相信石达开受了天王委屈,故而选择跟随翼王外出。

威望高涨,形象完美,又手握重兵,自然引起洪秀全猜忌,这是人之常情,并不奇怪。因为,没有君王喜欢这样的大臣,洪秀全也不例外。如此,洪秀全想制衡石达开,也符合常理,石达开没必要“动怒”。

石达开的应对策略很多,只要懂得见好就收,灵活处理问题,洪秀全只能对石达开屈服,一点脾气都没有。石达开最佳策略之一,就是借助清军之手,让洪秀全按照自己的计划走。

太平天国这个舞台,石达开一定不能“离开”,这是基本常识。南京,既是太平天国首都,又是与清军交战的前线,和春、张国梁的“江南大营”,随时准备再次包围南京。

此时,石达开以上游军事紧急为由,前往安庆节制各路将领。洪秀全派使者来“求情道歉”时,不应该一口拒绝回京,而是选择“拖延”,强调上游稳定之后,再回京。

石达开一边说“回京”,一边安庆部署自己的人马,设置霸府,广纳贤才,积累足够的资本。如此,石达开既可以增强实力,又赢得“忠诚”的美名,洪秀全也找不到掣肘石达开的办法。

一旦和春、张国梁的“江南大营”再次包围南京,洪秀全无人可用,只能继续对石达开妥协,授予他更多的权力。此时,石达开再次回京,以抵御清军为由,在朝廷中安插自己的亲信,控制中枢。

坐镇上游安庆,遥控南京中枢,石达开在太平天国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强敌环伺背景下,洪秀全只能对石达开让步,翼王不断壮大力量,开创属于自己的江山。

负气出走,不知道见好就收,石达开犯下了错误。1500多年前,东海王司马越离开洛阳,自取灭亡。如今,石达开重走司马越的路,含恨大渡河。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